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关于访问本网站,祝您使用愉快!!!!!

日本三菱“新光丽板”压克力板材指定代理商专注于压克力板材批发、零售

全国24小时服务热线 :

当前位置: 鑫乐娱乐 > 业务领域



业务领域详细

名家论坛》高思博/一例一休注定三输
发布者:彭潘程澄 发布日期:2018-02-23

行政院长院长赖清德上任后,不断召开记者会释放未来施政重点,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政院将提一例一休修法以及松口核能是最后手段。赖清德果然不愧是机灵的首辅大人,举手投足之间,都精准命中‘英全体制’的要害,政治意味不言可喻。

回顾一例一休事件的发展,就必须回溯本届立法委员就任之初的场景。民进党甫胜选,且首次拿下国会过半席次以及立法院正、副院长,正磨刀霍霍剑指国民党不当党产,并尽可能的拖住当时的看守内阁。让原本只是看守内阁走个过场备查的‘劳基法施行细则’一案,意外埋下‘英全体制’瓦解的导火线。

当时,民进党立委为了要让已进入看守状态的劳动部长冠以‘砍假部长’之名,在委员会极尽所能的对于劳动部取消七天国定假日施以勐烈抨击。然而,好景不长。英全政府就任后,立即发现错误,新政府亦无法不砍劳工七天假。此时,民进党为了区隔新、旧政府,在砍七天假的前提不变之下,唯有硬著头皮拉著学者背书,自创犹如镜花水月的劳动条件,名为一例一休的畸形法案。一例一休不但僵化了劳动条件,亦无法有效同时提升劳工所得又减少劳动工时,更造成劳雇关系紧张的三输局面。民进党政府全然以不食人间烟火的态度,看待整个就业环境,怪不得时任台南市长的赖院长,在一例一休通过后表态反对。

何以说一例一休注定三输?主要在于法案过度简单化工时与薪资之间的连动关系。当法案要求雇主必须给予加班劳工补休与加倍工资时,雇主就施以不给予劳工加班机会予以反制。在现行劳工普遍低薪的情况下,劳工不但工作机会少了,实质所得亦同时减少。当然资方也因法令突然垫高了成本,只有减产而付出了获利衰退的代价。根本上,台湾劳动环境错综复杂,劳动型态也不尽相同,硬是要将不同样态的劳动环境与劳动型态,套以相同的劳基法规范,注定无法达到劳雇双赢。而政府要保障劳动权益,并非将劳动法规制定相当严苛,反而应该是务实立法但是落实劳动检查,让每一次的法令调整都能令劳雇双方‘有感’,每一块政策牛肉,劳工都能确实入口,否则再完善的法令都只是中看不中用。

如今,行政院打算再度修正一例一休,并企图以‘回应民意、进步立法’为由,拒绝承认错误。赖院长此时抛出修法,与其说此次修法是回应民意,不如说赖院长是要“个人造业个人担”,当初若没有‘英全’默许与支持,民进党邀请的公听会学者岂会大声附和?立法院党团岂敢强度关山?柯建铭总召当时甚至还说:‘民进党版一例一休堪称是对劳工最好的法案’。此话犹言在耳,一例一休政策竟不到一年即更弦易张。究其根本,莫过于民进党政治人物性喜讨好,对选票急功近利,遇到社会有冲突矛盾的议题,一发现难以面面俱到即首鼠两端,陷入自己创造的猫腻,这已经几乎成了模式,因此纷扰多时等于白忙,赖院长似乎拍板了重大决策,其实也不过是清理自己同志的烂摊子罢了。

没有劳方,资方无法生财。没有资方,劳方无法就业。劳雇双方应是合作、伙伴关系。民进党上次以选票考量偏向劳方,此次选择偏向资方,蔡英文总统以降的民进党政治人物,不知是否后悔当时为了拖住看守内阁,而导致今日进退失据的窘境?一味短期政治计算,常回头成为作法自毙,从政者于公于私,都应该记得这一课。

●作者:高思博/世新大学法律学系副教授、“思想进击”召集人、前台南市立法委员

●本文为作者评论意见,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闻》立场

●来稿或参与讨论,文章欢迎寄至